「人の居場所」:紀實攝影紀錄了什麼

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前些日子剛出版的一本攝影集《Fukushima Fragments》。

Fragments/Fukushima By Kosuke Okahara

Fragments/Fukushima
By Kosuke Okahara

 

從福島核事故到現在,已經四年了。
我無意追究核電的危險或功用,只是很單純地覺得,這位攝影師好用心。

311地震、福島核事故發生後一年,即2012年,因為大學學科必須到日本留學的關係,踏足了日本這島國。
剛抵步時,整個日本都掛滿了「東北、頑張れ」橫額、籌款賑災的易拉架和海報。

2013年8月份特意到宮城県仙台市走了一趟。
那是一個非常有親和力又挺繁榮的城市,在福島県北
去看想投考的東北大學,在地震中損毀的建築已經修復好。
然而,我其實心中仍有一點難過。
很想親眼到福島看看,奈何輻射的殺傷力太驚人,不敢去實行。
四年後的今日,核洩漏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
福島到底變成什麼樣子呢?

攝影師岡原功祐用畫面呈現了幾乎已被遺忘的福島。
攝影集的封面有一層寂寥的迷霧。

岡原功祐到底是什麼人。
看到推介這本攝影集的文章時,比起照片,我對這攝影師更覺好奇。
仔細搜尋了一下資料。
嗯,是個很有個人風格的紀實攝影師。
啊,他也熱愛底片。
器材不重要。
他攝下的畫面才是重點。
自2004年起他就開始在不同地方拍攝,取材都是各國活在幽暗角落裏的人。
岡原功祐說他的題材就是「人の居場所」,人所處之地。
哪怕他的照片內容充滿苦痛,他的眼裏仍充滿美善。
很印象深刻。
在他的柬甫寨攝影系列《Dancing at the bottom》裏,拍的是透過人體販毒的家庭。

怎樣人體販毒?
就是吃下一堆毒品,毒品的外層是用特殊方法製造、類似藥丸膠囊的東西,不會被胃溶解。
等他們過了境,再把毒品從胃裏弄出來交給接頭的人。
他們這樣做不是因為貪婪,只是因為太窮。
沒有錢,想弄點快錢卻被引誘染上毒癮了。
而在攝影師鏡頭下的這些人,並沒有猙獰或是墜落的模樣。
岡原功祐說,如果不知道他們是服了麻藥而手舞足蹈的話,他們都只是「愛跳舞的人」而已。

看得到的未必是真相,
真相你又未必看得到。
而紀實攝影,就是用鏡頭呈現實際發生過的「真相」。
更多所謂的「真相」,包含著攝影師與觀眾對事件本身的理解。
所有事情都不只一種詮釋方法。

 

岡原功祐的成名作很特別,拍攝的是日本自殘少女。
那本攝影集《Ibasyo Book》有6本空白的、只有照片沒有文字的版本,在世界各地漂流。
拿到攝影集的人可任意在本子上寫任何東西,可以是他們的一些想法,也可以是想對這些自殘少女說的話。
就這樣他的書漂到了英國、澳洲、西班牙、荷蘭,把日本少女的心事發放到重洋之外。
關於那本書的資料是在http://ibasyobook.com/ 看到的。

攝影師的idea,不只是拍攝,還有如何把攝影作品有效傳播到人群裏,並引起觀眾思考。

嗯。
我也要努力。

今天寫的東西很隨性。

我想,如果是普通介紹性質的文字,誰也能寫。

為什麼是我?

是因為想法讓我的文字有獨特的價值。

如果你對攝影有什麼想法,歡迎一起詳談喔。


 

岡原功𧙗的網頁:kosukeokahara.com

FACEBOOK PAGE: Kosuke Okahara 岡原功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