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了又怎樣

或許我的故事沒人想聽。

但我想說。
如果問,我和其他freelancer、設計師、攝影師、翻譯員有什麼分別,我只能說,我是個有故事的人。
而這些故事,可能正正讓我了解你的想法多一點。
也可能讓我在了解你想法的同時,繼續堅持用我的想法說服你。

太遙遠的事就擱下吧。
從2014年12月開始說。

當然畢業了七個月,也工作了七個月。
辭掉工作到日本考大學。
其實手裏已有一個世界排名不錯的大學頒授的學位,很多人問,你為什麼要從頭再讀一次學士。
因為沒達成又不甘就此放棄的夢想。

於是我出走日本的決定改變了後來一整年的生活。

第一家考的大學是日本最有名的私立藝術大學:武藏野美術大學,考插班試,插進建築系三年級。
結果是失敗了。
我學會了包裝的重要性。
設計並不需要特別有創意或特別細心,只要讓人感覺到你有一定的水平,中規中矩地造出他們想要的東西並包裝得很好便可以了。
Idea never comes first but presentation DOES.

第二家考的是日本唯一的國立藝術大學,也是那裡最好的藝術大學。
我學會了事事小心,千小心、萬小心,還是要重複確認很多次真的沒有錯。
因為在連續兩天的考試裏,第一天便失敗了。
三小時畫一幅B3大小的鉛筆素描。
可能是我對自己的日語程度太有信心,看錯了幾個字,結果出了錯。
要畫的是想像出來的實物素描。
看錯了微小的一個題目,接下來的所有東西都往錯誤的方向幻想了,畫技再好亦無用。
第一場考試一結束,我便知道肯定會被淘汰。
痛哭了一個多小時,繼續練畫。
翌日很多人都沒來應考。
他們知道自己沒機會了。
我也知道自己的命運和他們一樣。
但是不甘心啊。
我要知道為什麼我不是優秀的藝術學生裏被挑選出來的精英。
我要知道這場每年只收十五人的考試難度到底在哪裡。
抱著沒有一絲壓力的心態,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半,畫啊畫。
頭一個小時一筆未動,只想像。
其實有點擔心畫不完的。
因為要求畫的是B3和B2各一幅,另外要完成一份正、側面投影圖和寫設計概念介紹。
到中午吃飯前終於追上了其他人的速度,差不多完成了B3那幅。(對,可以看到其他人畫成怎樣,因為每個人的取材和設計不可能相同。)
扣除移動到食堂和上廁所的時間,只有十五分鐘吃飯。
當同學們低頭沈思,三文治也只吃了一點時,我津津有味地把加賀子姐姐為我煮的便當都吃光了。
坐在我旁邊的男生很無奈地看著我把魚、菜、肉,還有切成兔子形狀的蘋果吃掉時,我只是想到了我設計的那水平和垂直性很強的房子裏的人都能像我這樣有一個私密的休憩竹林吃飯。
於是我把那個空間畫成了B2圖。
那是我到現時為止最滿意的一個設計。
雖然最後我並沒考上。
有時候失敗並不可怕,它讓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在什麼水平,然後讓你超越原有的水平。
為了兩天的考試,我的素描得到不一樣的提昇,每天無分昼夜的畫建築物,想像各種設計對光影的影響,畫各種長度的直線。(據聞要求考生不用尺手繪直線的誤差不可多於五毫米,後來我那屆並沒考這個。)
有一位東京藝術大學博士畢業的朋友,臨考試前教我很多技巧。
看著她現時寬裕的知識分子生活,在藝術大學裏教書,家裏請著名的建築師事務所設計了專屬的小展館展出學生時代的大型作品。
很羨慕。
但是在這之前的二十年,她受了多少苦呢?
有時,你付出了很多努力,一步一步的看著天堂爬上去,在天堂關門前摔了一跤,進不去了。
但是你只要仍保持進入天堂的那種高度,哪天它開門了,你還是能很輕鬆地進入這不一樣的世界。
而是不是只能選擇進入天堂呢?
遨遊在這美麗的高空不好麼?

沒考上大學,不得不回港上班填債。
在日本的三個月所費不菲,到最後的兩星期都是向朋友借錢才有飯開,回程的機票實在沒辦法,只好問父母。
父母不認為我應該去日本的。
所以不到沒辦法的時候都不想向他們低頭。

未離開日本時已找到工作,薪水不錯,一回到香港馬上面試,然後上班。
但是以我的性格不太適合從事商貿。
一來沒有經驗,二來不懂虛情假意。
最後工作做得不好,很努力學但不見成果。
我知道並不能因為需要錢,而做一份不適合自己的工作。
一來工作上不會有什麼成就,虛度光陰,二來自己不可能快樂。
終於我決定了做freelancer。

Freelancer的生活是看起來很輕鬆,實際上很拮据。
一來剛起步客源不多,二來家人質疑長期待在家裏「工作」到底是真是假。
在和家人溝通的這方面,我是極度的失敗。
首先我並不能成功教會他們「自由工作」這個概念。
其次我並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所有人都給我不錯的評價,尤其是說我脾氣好、大方溫柔什麼什麼的。
並沒有誰知道我的情緒病非常嚴重。

我有很大可能是得抑鬱症了。
但是因為沒錢所以沒看醫生。
回到家裏情緒便完全崩潰。
家人嫌棄拿不出家用又在家裏什麼家務都不做。
而且每次都在我趕稿的時候。
我原本就不喜歡待在家裡,此後便常常往外跑,到睏倦了才回家睡一覺,父母下班回家前我必定會先出去。
逃避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但至少自己心理上能夠輕鬆一些。

後來得到邀請,來了天津。
來天津是因為一位姐姐籌備開港式茶餐廳,剛好看到我每天都充滿負能量好像快自殺的微信朋友圈。(往那邊寫其實是因為只有少數交情比較好的朋友才能看見。)
她提議讓我來幫忙。
來到這邊,起初是什麼都不知道,該上班就上班,該休息的時候也沒什麼想做的,抱著貓咪或抱著相機便過去了,什麼都不用想。
後來在這邊認識的好朋友回家鄉了。
每天嬉戲的生活被打破,自我塑造出來的平淡且無風無浪的日子要結束了。
因為再好的朋友也要分開成長,我怕自己將來並沒成為一個令對方引以為榮的人。
很單向地將對方當成好朋友,你在對方心裏可能什麼都不是。
我漸漸覺得來天津之後,每天我學會了很多不合邏輯但符合世界運行法則的一些思想。
初衷是遠離那個生活在一團糟的香港社會中的自己。
當初並沒有做任何期望管理,也沒有任何想實現的理想。
虛度過幾個月,我終於開始著緊未來。
反正我是個freelancer,會攝影會畫畫會設計會翻譯還會烹飪和武術,去哪裡都死不了。
頂多是日子過得差一點,吃飯吃得少幾頓,走路繞得遠一點。
有些問題你要自己解決。有些失敗你要自己振作。
選擇了自己決定人生,便要承受無人幫助的孤獨。
我預見不久將來便會再摔一跤。
但是在摔之前要做好心理建設:so what?
一定可以爬起來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