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都市:被困在那一道城牆  |  西安

西安城牆

Part 1) 不是齒輪

 
一個有成就的人永遠不會是齒輪,而應該是馬達。或者如果你比較習慣用「摩打」這個稱呼的話,那就更容易理解我想說的話:是你去「撻著」別人,不是其他人牽引你去動。
 
真正出色的人不是被大眾潮流或社會規範拉著走,而是創立自己在社會上的價值。
 
我會稱和自己一樣漂蕩在不同國家「體驗生活」的長期背包客為「漂浮青年」。漂浮青年若是人數多起來了,會拖垮原有的社會體制。然而一成不變的社會運作模式是時候被強烈衝擊一下,看看爆出怎樣的火花。
 
時代,是要向前走的,即使我們無法清晰地感知前方到底有什麼東西。
 
寫到這裡,火車停在一個叫「威南」的地方。
我不熟悉中國地理,只知道睡得模模糊糊的時候,途經了開封、鄭州,但遲遲未到西安。
 
要去西安完全是一個偶然。高中時代熱愛在網絡認識朋友的我,剛好和西安的一位男孩聊上天。最近在大陸幫人打工的我又和他偶有聯絡。通常決定去一個地方,都是因為別人說些客套的話,諸如:有機會來XX的話找我玩啊,然後我就去了。
 
也沒有計劃要到哪裡玩。
 
反正除了想見一見虛擬世界裏認識的人,更重要的是去邂逅一個有個性的城市。
 


 

 
  

Part 2) 都市脈動 
 
很努力唸建築的那些年,到現在還深深影響著我對城市的理解。
 
道路和行駛汽車發出的亮光是一座城的脈動,而如何安排這些經絡正常流通就是建築流動的哲學。
 
而西安的流動哲學是挺特別的。它似乎用磚土凝固了一座城,很牢不可破。
 
西安自稱為「古城」,至少在城區的城市規劃看起來,的確挺有古城感覺的,但在個別建築上仍舊脫離不了好大喜功的盛世大國夢。
為什麼這樣說呢?
 
西安的巨大矩形城牆厚實牢固,本是防禦之用,不禁令越過城門的人為自己的渺小以及城的宏大而顫顫惊惊。
 
這種古老皇城的自我防衛系統在現代化的城市裏,造成一定程度上的交通障礙。
 
和中國大部分一線城市一樣,西市區堵車問題也是挺棘手的。不是城牆堵住了交通道路,而是透過城牆所圈出的範圍,剛好是城的重要地段、市民生活的區域,而且由於歷史原因,古跡或仿古跡都位於這個地段裏,遊客蜂擁而至這個旅遊城市,怎麼可能不堵。
 
來到這個長安城的時候,我是有點失望的。
 
日本就是佩服唐代的中國,才把唐代建築移植過去。然而今天的長安城,遠不如京都的古樸、新舊交融。
 
除了兵馬俑和碑林之外,真正有歷史性的古代建築並不多,現時的旅遊景點多是仿建的。
 
走進長安城裏,你會看到滿街的建築書店、賣建築用特種紙的店、建築公司等等。
 
西安的古代建築發展是挺優秀的,然而一堆仿造的東西,目的到底是要炫耀中國現時的仿製技術,抑或是想把大唐盛世的遺夢植入到彷徨不知所措的現代人生活裏?簡單一點來說,就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建造多些有歷史特色的景點,就能多騙點錢。
 
在仿建的興慶宮公園旁有一個被拆遷的廢墟,叫曹家巷,沒有圍板沒有搬走破碎的磚瓦,政府的拆遷辦大力推廣拆遷建設新的街區的好處,然而路過的街坊對我說的話裏,流露的只有無奈。據公佈的資料說,拆了之後建的是工業研究所、鍋爐壓力檢測所、超市、銀行。然而街坊告訴我的,是說發展商要建的是住宅,先拆一期的平房,建好了就把住在二期樓房的住户遷到一期再拆二期,不過由於剛拆好之後樓市被壓下來,發展商好像沒有接手這個地方(拆是政府負責的,拆完的發展商才負責建),就一直擱著了。
 
街坊說的版本和我理解的中國國情比較相近,至少我在天津某破落的前法國軍營的居民那邊聽到的也是差不多的故事。
 
在這個經濟泡沫實際上已經爆破,而政府死死地壓制著爆破帶來的影響的年代,其實誰都沒賺到什麼錢。而熟悉的街區已經變得體無完膚,又值得嗎?
 


 

後記

本來就只帶了二百元人民幣來西安,加上出了點不愉快的事情,欠薪遲遲未到手,也就沒有像一般旅客那樣被不同的旅遊景點搜刮錢財,但是原本到江南的旅程因為資金問題不能繼續了,用底片拍的照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錢沖洗。想看照片的話可以關注我的Facebook和Instagram,謝謝你看到最後。

 
Facebook: http://fb.com/stardustinjapan/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stardustinjap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