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糖堆兒:天津

先澄清:
 
糖堆兒不是一堆糖的意思啊!
 
天津話裏指的是冰糖葫蘆!
 
天津是一個和山渣很匹配的城市,一到冬天,賣糖堆兒的小販推著車出來,車裏插著五顏六色的冰糖葫蘆,有橘子、山藥、草莓、菠蘿等等好多好多不同的水果,還有最經典的紅果(天津叫山渣做紅果)。
 
幾乎每天都要吃一串糖堆兒的我,覺得這個東西的性格和天津人挺像的。
 
外表甜甜,黏得如膠似漆,但內裏酸甜交雜,好壞難分,至少在外表上是看不出一串又紅又大的山渣到底有沒有壞,直到有一天不幸地咬下去,看到蠕動的蟲和你打招呼。
 
有蟲是一件好事,證明山渣很甜,而且應該沒下太多農藥。
 
只是對於吃的人來說,這不是一種很愉快的進食過程。
 
在暗喻什麼呢?我就不明說了。
   

天津五大道民園

 
 
這是一個很矛盾的國度。
 
離京城很近的天津,沒有北京那樣高傲,也不像上海一樣拼搏,大部份本地人很戀家,捨不得孩子到外地唸書或工作,唯一比較認可的地方就是北京。

 

天津東五台寺

  
 
啊,還有香港。
 
香港對很多大陸人來說是一個傳奇。
 
先說說我來天津是幹什麼的。
 
簡單來說就是一位開港式茶餐廳的天津人朋友邀請我過去幫忙的,工作內容一言難盡,應該是「一腳踢」吧,從服務生到管帳到廚房到推廣。
 
在餐廳裏總能聽到很多故事。
譬如說閨密之間訴說心事、戀人間卿卿我我、中年婦女互相訴家庭主婦的辛酸、生意人交換計謀遠見等等。
 
來港式茶餐廳吃飯的人,我粗略把他們分為兩類吧。
 
第一類是渴望清淡飲食的南方人。
 
所謂南方人是指長江以南的人,有挺多客人是從上海、廣東來的,也有一些是印尼、馬來西亞華僑。
 
這類客人真的是為了吃而來的。
 
而第二類人就是我之前說的,把香港當成是一個傳奇的人,大部分是沒有去過香港,又或者是跟那些宰客團到過香港消費卻對香港一無所知的人。他們覺得在港式茶餐廳吃飯是一種身份的象徵,代表一種生活品味,也是相對高消費的行為。
 
有時候我也無法跟他們解釋香港人的飲食習慣:
 
梘水麵是彈牙的、一點也不軟。湯底是淡稀但鮮味的,不像麻辣燙那樣加一堆麻醬芥花籽醬來調味(沒吃過麻辣燙的讀者們可以想像一下北方人會把像豬腸粉上濃稠的醬加到麵條中吃)。蝦餃是不沾醋的。
 
這些客人會根據自己的理解去評論一家餐廳的好壞。
 
而作為一個香港人,在餐廳裏最大的任務就是向他們灌輸香港飲食的知識。
 
我說什麼他們都樂於接受,因為香港人的身份就是最有說服力的證據。
 
其實人的心理真的很奇怪。
 
不論是哪個地方的人,都很願意相信假若一家店是香港人開的話,就是很正宗的香港餐廳;法國人開的,就是正宗法國餐廳。
 
所幸我長年流落在外,早已能進廚房能出廳堂。(笑,幫自己賣個廣告,看有沒有人包養。)
 
你有沒有想過:有些人根本就完全不懂煮飯,只能擔當門面。有些人味蕾不靈敏,無論吃什麼,都覺得味道差不多。單單因為他們是某地土生土長的背景就很放心地相信他們所代表的公司也是正宗的,這種是一種直覺性想法,邏輯性很弱,奈何全世界的普通人都懶得去反省自己的想法有沒有被誤導。
 
這種思想的誤區你有嗎?
 
當宋仲基代言一種護膚品,你會相信他是用了這護膚品才長得好看嗎?
 
雖然我自己也有幫人做建立品牌形象的工作,但是我愈想,愈覺得這世上大部份人的思維單純得可怕。
 
如果你看完這一篇,有什麼想法的話,歡迎留個言,我們來討論一下哲學性/日常生活的問題。
 
(寫在這裡的文章永遠都不是攻略,若你不喜歡太深入或認真的話題,我也不勉強你看下去。或許等一天,你開始關心一些生活中瑣事的背後原理,你會再翻閲我的文章呢。)

 
 
 

美琪
流浪自由工作者,文字創作、攝影、平面設計、日語翻譯及傳譯。
 
Facebook page: http://fb.com/stardustinjap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