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攝影的胡思亂想

 

病懨懨的時候,又看到了富士135菲林停產的消息,也就無法制止腦袋運作。

 

想,想了很多。

 

攝影和錄像這兩種視覺藝術形式,在藝術史上出現的時間那麼短暫,脫變之快,卻遠遠拋離了它們的老前輩,光是器材,從銀鹽到數碼,一般人很難全部認識。現時的攝影師和錄像師所追求的美學,已經從藝術偏離,門外漢似乎亦不把攝影當作一門藝術去理解,只是單純以被普及化的器材來炫耀自己。

 

我卻依然相信攝影的真、善、美,像是Magnum的那一套以人為本的精神。

 

真,忠於現實,不過份修飾已攝下的影像,即使影像所呈現的僅是片面的事實,也留待讀者去解讀。攝影師製造影像,但不能粗製濫造,唯美但毫無意義的影像,也許有它們的存在價值,但失了真,只能稱為後製藝術,而不是攝影藝術。

 

善,相人信人文主義,不以影像作為當權者的宣傳工具,不以此鼓吹有違道德之事。對於善,攝影史上有很多爭議,尤其當紀實攝影師紀錄的是災害困厄,把握時機如實拍攝抑或嘗試去伸出援手,魚與熊掌只能二擇其一。選擇按下快門,是攝影師的天性,之所以成為攝影師,大多是喜愛觀察多於親身參與,將自己抽離在被攝體之外亦無可厚非。應否伸手救援,實在不易下定論。

 

非常厭惡情色攝影,就算自己是拍攝人體,也傾向以寫實、保護被攝體的方式呈現。一些賣弄情感的照片,將女性身體當成娛樂男性的工具,或是把男性性徵當成權威的表徵,在思想上已存在誤區,奈何大眾並沒有仔細思考日常所見的影像所傳達的訊息,男性主義主導的陋習才一直流傳至今。很多人認為自己有自己一套的思想,但在一些微絲末節裡,他們的思想其實還是來自社會的薰陶,而眾所周知,社會的價值觀並不是公允的,而由當權者主宰。此事有機會再談,也可看看Susan Sontag的攝影批判,她有寫過這個題目。

 

至於美,這個不可能下定論的詞,看起來那麼玄妙。審美難,但是讀懂一幅影像作品的美並不難。我的愛徒常常問為什麼別人拍得這麼美,其實,有思想、有內容的作品,就算不遵守傳統構圖原則、曝光差了那麼一點點、失焦了,也能成為一張好照片。還有風格穩定的問題,像植田正治那樣,讓被攝體在沙丘上分開站得遠遠的,日文稱這種狀態為ばらばら,那麼當他拍了無數張ばらばら的照片,而世人又開始欣賞它們的獨特之處,這就是一種美的風格。不少建築師建了一庭成名作之後,就反覆以同樣的風格、物料去創作,幾年前和建築出身的朋友說起這個問題,得出的結論大概有二:

第一,把自己的概念放在作品中是正常的,這種不經意的重覆是對自己的一種堅持,可能某天就成為了自己的標誌,好像你想起Le Corbusier就會想起水平連續玻璃窗、說起Zaha Hadid就會想起充滿未來感但空間相當不實用的建築。當有一天他的風格突變,他的思想必然也出現了突變,所以看建築師的作品時往往會把它們分開不同時期來研究。攝影也一樣,作品本身反映了攝影師的思想,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就好。

第二,有一種惡意的重覆,是藝術家本身沒有更好的想法,於是翻炒舊作。反正作品一推出,總會有人抄襲,不如自己先「抄襲」自己,只要風格統一的作品達到一定數量,就會引起別人注意。不過,應該只有創作者本身才知道自己是否惡意重覆了。

 

從菲林轉為數碼的過渡期仿佛要結束了,攝影理論好像還停留在那個人材輩出的年代,現在呢,攝影師的數量急劇增加,但有思想有堅持的攝影大師怎麼卻不如以往多呢?也有攝影的朋友說自己喜歡有衝擊性的照片,對我這些需要思考的照片沒有興趣,這樣想的人,在當下攝影界所佔的比例又有多少呢?

 

 

更多文章及攝影作品請見 Instagram 或 Facebook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