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回憶(1) 前傳

2015年7月到2016年4月,這段時間一直是我不願提及的事。

朋友看到的只是我從一個胖妞變成了身型中規中矩的女生。

家人看到的只是我更不愛說話了,不怎麼和他們溝通。

這差不多9個的時間,我輸掉的很多,有一段時間的確一蹶不振,但現在的我回頭看,塞翁失馬,練就更成熟的自己。


 

90508426-4717-471A-AB0A-502E93A1A087
在五大道附近的街區。睡午覺的報販。

為什麼會到天津呢?

2015年3月初,從日本失望而回,原本想考的大學,花了3個月時間在那邊考試,坐凌晨機一到,沒怎麼睡便去考武蔵野美術大學,這件事我寫過短文說過,就是教授對我做的東西很有興趣,但是他們覺得我沒有建築的底子,不適合插班考三年級。

到2月底考完東京藝術大學之後,基本上已花光儲蓄,對,我帶了不到兩萬去,還得交考試費。

回到香港之後有繼續做一些寫稿、採訪、平面設計的工作,但是一直情緒很低落。自小已十分憂鬱的自己,那時情緒爆發得很可怕。哭泣,哭到呼吸困難便倒頭大睡。上班,忍不住眼淚的時候就跑到廁所,老闆脾氣暴躁,我業績不好,他常常說我人工最高業績最差,我很委屈,因為我比別人多一重工作,要尋找新的日本供應商,而與日本人談生意非常費時,回家後繼續OT,也很難兼顧銷售方面。最後有一宗生意,我做得不好,老闆嫌這宗生意給了我但賺的只有很少。

一位在天津土生土長的朋友在網上看到我的動態每天都悶悶不樂,問我要不要去她那裡,當時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到了暑假,那位朋友來香港旅行,順便考察香港的食肆,因為她要開一家港式茶餐廳。我陪她遊玩的時候,她又再一次邀請我去幫忙。這一次,我考慮了一段時間,最後答應了。


 

9417988F-D33E-4C7E-88C5-61817A8073A5
火車上那大叔的模樣,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28小時的火車,從深圳坐到天津,和我在同一卡硬臥的,是在塘沽工作的一群年輕人,公司請他們到深圳學習和遊玩。其中一個年輕人特別好,和一位大叔換臥舖了。那大叔原本是上舖,估計是想要省錢,但是上舖特別難爬,那年輕人也沒計較中舖比較貴,很大方的讓了出來。那大叔呆滯的容貌,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那時還有一個睡下舖的阿姨,總是問我為什麼一個女生坐長途火車。那一年,天津濱海新區大爆炸,我十分擔心這些只見過一次面的人,但是萍水相逢,也沒留下聯繫方式,只有默默希望他們平安。

到天津後,並非第一時間開舖營業,而是去了一趟河北的北戴河旅行作為team building,這個旅程我大致有寫過出來,那時候體驗了中國政府嚴格控制港澳台居民在大陸的住宿,很是無奈。(舊文)

新店開張以後,發生了很多事情,都不在預計之中。下回再續。


註:照片全是我用菲林相機Rolleicord所拍,攝於2015~2016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